窝在沙发上的喵

Are you looking at me?

看了同道大叔对开花的短采访,有个环节是让开花给自己的五张照片配台词,并选出自己最喜欢的一张。有张白城婚礼的图,叶子看着走过来的A叔,开花的配词是“Are you looking at me?”

这分明就是含情脉脉小小调个情哪!发散一下,无意识的配词,映射出的是真· 白城婚礼的下意识心态!大概可以算一颗小糖。

(采访媒体的配词是“算了算了,素质高,不骂人”,分明是反面解读,无奈的伴郎什么的……总之都很有趣!)

念念不忘

念念不忘,终有回响。在我的感觉中,这句话不是说只要坚持就会成功;而是,不管别人是否回应你,不管他们是否爱你,不管他们是否在意你,总有一天,你会被自己的心意所打动吧。你更加肯定自己的努力和付出,更加相信自己的心愿。你会听到来自心底的回音。“他就在你心里”,永远在这里。

看到开花最近疯狂发糖,都觉得作为战友兄弟亦师亦友的AL不虐了啊。你就在我心里,我完成了属于自己的整合。

不要脸的打个ALtag

聊聊怎么萌上AL的吧

看到朋友谈魔戒电影和书,说魔戒原著中有一种诗意,而这正是现代很多文学作品及电影中缺乏的。大概这种诗意说的类似一种“古意”吧,告别当下的人与事,将文字刻意处理为雪泥鸿爪般的传说,善恶的两分,古典的悲壮感。

怎么说呢,有时候这种古典感,就类似于历经艰险善必得报,英雄美人相得益彰,无论多么痛苦,经历多少挫折。类似我们传统民间传唱中“文官执笔安天下,武将上马定乾坤”的宇宙观,张爱玲这种苍凉感深重的人,就格外体会得到类似这其中的“天真纯洁”,然而又令人泪落之处。当然,托尔金笔下萦绕不去的哀伤还是不太一样,西渡有死亡的隐喻;拯救苍生抵抗内心欲望的小人物,并不能得到恰如其分的嘉奖;为爱情而牺牲自我的公主,最后寂寞终老洛林,并很快被人遗忘。所有这些处理带来了无可避免的哀伤,光明的结局充其量只能成为一个小团圆,也因此更具有史诗摇曳的节奏。

电影保留了原著中的史诗感,场面宏大还在其次,表演方式、语言、场景,都带着古典的腔调。但编剧们又试图通过不断的细节来丰富人物的形象,而在这些小细节中,现代的有关人性基本看法,都增加进去了。比如对阿拉贡性格的处理,他比原著中多了几分自责和犹豫,觉得自己的血脉未必足以承担天下责任,也许在编剧看来,这些自责犹豫正使他清醒而有自知,又令他经历了更多内心挣扎,克服这些犹豫后成为真正的王者。比如暮星,救弗罗多,与父亲对峙,在一众西渡精灵中毅然回头,荒野中的女神风姿,强大的内心力量,一往无前的命运抉择。在情感中一直是她在引导阿拉贡,虽然电影最后废弃了她长途奔袭圣盔谷的情节,但说实话与暮星形象本质上并不违和。她不是为爱冲昏头的传统形象,而是自主决定自我负责的现代形象。或者更准确的说,是现代观念对于古典情节的改造和圆满。

所以我其实挺喜欢暮星的,她太强大了。但话说回来,我为什么会萌上AL呢?

可能还是因为不太喜欢过于古典的情节,一见钟情,改变命运,成为人皇,迎娶精灵之星,所有故事已经写好,如此完满,缺少探寻的进一步可能。又或者,从电影设置来看,叶子和阿拉贡的成长更为脉络清晰。尤其霍比特人私设之后,阿拉贡成了叶子成长中至关重要的一环。生活在暗云遮蔽的大密林,与大蜘蛛为伴的叶子,年少失母、父子关系冷淡,暧昧之情被打破,而后遭遇大战,父子关系缓和,北上寻找神行客,获得友情(?)滋养,健康成长。说实话这个设置简直有些太过于“人类”了,简直就是一部中二少年成长史。

而阿拉贡呢?幼年生活在精灵中,成年后得知身世自我放逐,用各种化名历练成长,中间捕获小精灵一只并肩战斗,遇到缇努维尔般的精灵公主,中土危难,接受命运改变天下,最后人月两团圆。

再加上死亡和西渡,伊锡利恩的森林,这中间有多少瞬间值得记忆,又有那么多的故事细节可以挖掘。这已经是完全现代的故事。十几年前的AL同人,还喜欢让叶子做地下情人抹黑暮星,十几年后的产量,多得是彩虹旗飘扬和暮星桃子王女连连看。这已经完全是一个古典背景下的现代故事了,会太过于轻浮、浅显或娱乐化吗?完全有可能。但同时,也有可能更切近我们的心灵,看到我们自己的故事,有关于人类的故事。因为人,是同时具有崇高和渺小,光明与黑暗,风雅和琐碎……的可能呀。

想看更多的故事。

无限循环 just words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351652/


其实很难想象,在十几年后,仍然有人可以对当初的偶像/导师赞不绝口,不对人心失望,完全意义上的“初心不改”,不用说是什么性质的感情,这就是完完全全的he好吗!

这一定是因为一个人足够好,另一个人足够喜欢。

太难得了。所以要温习,不要对人失望。

第一张图虽然还是霍比特叶,但很有魔叶的感觉啊!软萌,年轻,充满希望

螃蟹君爱吃螃蟹:

感动中土之慈爱爸比为失恋儿子找新欢【闭嘴吧你】大王真是助得一手好功233333人皇当年才二十来岁耶_(:DJ∠)_附上深情对视和霍比特里的美叶子www【没有高清片源可以截图我要死掉了!(。

杂感之五

突然想到,无论叶子跟A叔是不是两情相悦,他都将和金雳离开中土回到阿门洲。暮星的光辉坠落,人皇的传说也终将湮灭。后世之人偶尔想起的故事,已经是另一种模样,成为时人理解自己和理解世界的方式:而这些已经与当时的英雄无关。所以重要的,其实是他们曾一起度过的岁月,他们的感受,他们的理解,此时此刻,当下当地。我们只能在遥远的时空背后,静静地看着他们,也看着自己。

零零碎碎的感想之四

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表白日又跑去看了篇大虐文,还是以前吐槽过的雷虐文。

但看完以后我可以说,作者太太其实功力深厚,虽然我还是不太喜欢她把我爱的两个人写成这样,但是……如果只作为新创造出的两个人物来看会非常棒。

嗯,我说的是For the Good of Gondor

以前吐槽过,剧情十分辣眼:A叔被巫师控制翻出内心最黑暗的那部分,暮星忍无可忍离开。A叔认为刚铎不能没有王后,于是骗来叶子并把他变成女性。叶子与A叔斗智斗勇,囚禁黒巫师,并让A叔恢复理性,最后怀孕生下女儿后离开。

这样辣眼的剧情有什么可说的地方呢?我觉得最见功力的那部分,是人遭受侵犯后的心理。作者巧妙地用“男性身份”和“女性身体”的对立,写出了叶子被强暴后所能做的一切,他与内在人格的相处历程。

怎么说?叶子是战士,是男性,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欺骗,被迫进入一具女性的身体,被强暴,被囚禁。他要活下来,他要变回去,但他又不愿意变成自己唾弃的人,又痛恨又要有所坚守。在这个时候,他在镜子里看到的,与他对话的那个“她”,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他分化出来的第二人格。这个时候只有她是与他一体的,周围的人考虑的,要么是自身或家族的利益,要么是国王或王后的利益,没有人关心他/她的愤怒、痛苦和对自由的追求。“她”的出现,帮助叶子抵御了部分痛苦,让叶子得以面对此时黑化的A叔,无论是身体上还是感情上,说服他,把他拉入自己的阵营。

但等黒巫师死亡,叶子确定自己无法变回从前后,他体内的第二人格就与他冲突了。周围的普通人,A叔,大臣,甚至部分侍女,都觉得“这样不好吗?做一个让大家都喜欢的王后,你也不会因为过于分裂而痛苦死去”。作者冷静地令人发指,跟A叔培养感情,回到过去战友和朋友的身份,难吗?不,一点也不难,几次斗嘴就可以拉回距离。“她”也是这么觉得。也许这有点类似斯德哥尔摩症状,然而面对如此痛苦的现实,向现实低头,又有什么不好?此时的受害者,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呢?

看到这里我想起林奕含,她说“我要爱上老师”,其实一点也不荒谬。在那样的环境下,只有用爱,才能合理化自己所遭遇的一切,不让自己过于分裂而痛苦。竟有人责怪她,觉得这是爱情,觉得她也许是愿意的。呵,在这种情况下,愿意和不愿意,究竟有多么明显的区别呢?文里恢复理性的A叔,还在吵架时说叶子“你那时并非毫无感觉”(大意),渣到令人发指,然而强暴者又怎么可能设身处地为受害者着想呢?他永远无法对此类情况感同身受。黑宰相怎么说来着?捆住女人的最好办法是孩子,让她拉着一个,裙边围着一个,肚子里再怀着一个,她就再也无法追求自由。

好在这是同人文,文里叶子终究夺回了对身体的掌控权,不管怎样都要逃走。而A叔也保留了最后的理性底线,放他离开。所以这不是个爱情故事吧,这是个……表错情的故事。A叔当然是爱叶子的,但这份爱里掺杂了太多占有欲,他没有战胜自己的欲望,也无法让天生向往自由坚定无比的叶子屈服。但我很高兴作者没有把它写成爱情故事,因为始于欺骗继以暴力的行为不能称之为爱情。这不是爱,这是巧取豪夺。

AL扫文之四

超多细节的温暖清新小甜饼大手孢子梨太太!

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注的,可能是因为中土talking show?白薯干?饺子?点缀果干和坚果的兰巴斯?当然也不是只有甜,蜉蝣梦里甜里带着很多恐慌和心酸。啊太太的每一篇文章都让人爱不释手,恋人心意总能在不经意间揭破,又或者长久的相处亲密无间,父亲大人偶有意见然而还是通情达理,老友心知肚明还能围着篝火烤肉喝酒。

A叔勤于担当又包容温柔的好情人,叶子是冲锋在前的领主,也是保留了赤子之心的精灵。他们在正好的年华相遇,又承担了彼此的命运和责任,这是作者给我们勾画的美梦。

我特别喜欢太太文里的瑟爹,偶尔有点小傲娇,但仍然是睿智庄严的精灵王啊,恰到好处的不满,正化在埃尔隆德的无比耐心和温柔之中。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。

还有擅长提问和总结的王女,星尘之下的精灵公主,飒爽英姿的陶瑞尔。有什么比看到一群可爱的妹子更棒的事情呢!

太太的笔触非常细腻,又善于勾画无比轻柔迷离又温暖的意象,这给小甜饼增加了格外丰富的滋味,不会过腻只会嫌太少,让人不自觉地笑起来,这是个美丽的梦。

好软萌的叶子啊,瞬间脑补了软叶子和小希望!

鹿柴CHAI:

小叶子定妆照(转自微博,侵删)

《魔戒》中莱戈拉斯出场节选2

看到网易云音乐终于忍不住了……叶子在书中也许着墨不算太多但真是特别空灵又全能的存在啊。特别记得他最后唱着歌下山的背影。

白水杏:

每天都比昨天更喜欢他!


上次漏太多了,这次继续补。


随意节选,随时更新,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><


无限感激托老,给世界带来这么好的精灵,我都被照亮了。


===========




 (金雳说)「现在船桨都是由自由人所操纵,他们十分尽力地划著桨,不过,由于我们是逆流而上,速度还是很慢。虽然南方这边的河水并不很快速,但我们却也没有海风的吹拂,即使我们刚在港口大胜,但如果不是莱戈拉斯突然哈哈大笑,我的心情可能会变得非常恶劣。


  「『都灵的子嗣,抬起你的胡子来吧!』他说:『你没听过人家说:一切都绝望时,希望往往会由此而生。』但是他到底从远方看到什么希望,我就不知道了。当夜色降临我们只能看见黑暗越来越深沉,而我们胸中却热血沸腾,因为我们可以看见北方远处的云朵下有著红光,亚拉冈说:『米那斯提力斯已经陷入大火中……』」






「我则是要代表森林的同胞,」莱戈拉斯说:「并为了对圣白树之王的敬爱而战。」






精灵和矮人并肩走进米那斯提力斯,看见他们的人们都十分惊讶。莱戈拉斯俊美得超乎常人,他用清脆的声音吟唱著精灵美丽的歌谣;但金雳只是沉默地走在他身边,抚摸著胡子,打量著一切。






当冰冷苍白的曙光破晓,亚拉冈匆忙起身,领著众人十万火急地赶路。众人经历了无比的疲倦,这种只有他曾经承受过的经验,这次,也同样凭藉著他的意志力敦促众人向前。除了北方的登丹人、矮人金雳和精灵莱戈拉斯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凡人能够承受这种折磨。






众人再度上马,金雳回到莱戈拉斯身边。他们排成一列,夜色逐渐深沉,恐惧依旧紧追著他们。莱戈拉斯转回头准备和金雳说话,对方只能看见他面前有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。在他们身后是伊莱丹,他是负责押阵的人,但却不是这个队伍的最后一人。






「亡者跟在后面,」莱戈拉斯说:「我看见人类和马匹的影子,苍白的旗帜像是云雾一样捉摸不定,枪尖则是如同迷雾中的影像一样模糊,亡者正跟在我们后面……」


(叶子偶尔能玩玩暗黑向///干净不诡谲,却能让人浮想联翩)






众人停了下来,每个人都不禁觉得胆寒;唯一的例外是精灵莱戈拉斯,因为人类的幽灵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威胁。






「来吧!」亚拉冈拔出宝剑大喊,剑刃在号角堡的晨光中闪动著冷冽的剑芒。


「前往伊瑞奇之石!我准备踏上亡者之道,愿意的跟我来!」


莱戈拉斯和金雳没有回答,只是跟著亚拉冈一起离开大厅,沉默的游侠们依旧戴著兜帽等待著。莱戈拉斯和金雳一起上马,亚拉冈跳上洛赫林,哈尔巴拉拿出巨大的号角,雄浑的号角声在圣盔谷中回汤著;众人立刻如同奔雷一般越过谷地,留守的部队则是敬畏地看著他们的身影。






「我愿意和你一起踏上亡者之道,前往任何它通往的地方,」金雳说。


「我也愿意!」莱戈拉斯说:「我并不害怕亡者。」






「不行了!我们没时间啦,」精灵说:「不要在仓促间破坏了它的美丽!我已经答应你,如果世界再度恢复和平与自由,我会和你一起回来。现在已经快中午了,听说到时我们会先用餐,然后就立刻出发。」






「我现在还不确定,」亚拉冈回答:「至于骠骑王的部分,他准备在四天之后在伊多拉斯集结所有的部队。在那里,我想他会先研判有关这场战争的情报,然后带著骠骑军团前往米那斯提力斯,除了我和愿意与我同行的人例外。」


我跟你一起走!」莱戈拉斯说。


「金雳也是!」矮人跟著说。




==============0514==============


不仅是有信仰,有理想主义,有冲劲,少年各种调皮,莱戈拉斯对友谊的重视超出了我原本的印象。




自打叶子和金雳的关系改善之后就是:


骑马带金雳。走路回头看金雳。和金雳散步。各种找金雳说话。打仗一起上,吃饭一起吃,找人一起找。


叶子的日常:与金雳同框




叶子对人王一直没变的就是:


能吃苦又能打,说走就走,说打就打,失落时安慰,侦查时放情报,各种推理,顺带当闹钟和网易云音乐。


叶子的日常:几近全能的队友




这样的叶子真的可遇不可求!


托老还要很不吝啬地来一句:他俊美得超乎凡人。


真的是命运的宠儿,千万人中最出类拔萃的那个。


==========0514===============